重庆新闻网-重庆地区新闻资讯综合门户网站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频道 > 投资 > 正文

聚烯烃节后表现弱势 后期价格演绎路径剖析

时间:2018-04-14 21:31来源:www.octmc.com 作者:重庆新闻网 点击:

核心提示:聚烯烃节后表现弱势 后期价格演绎路径剖析 -期货频道-和讯网

  源 | 华泰期货研究院(ID:HTFC-Research)

  01

  节后烯烃弱势原因

  具体来看,其一,聚烯烃下游利润和订单远远低于去年,加上17年元宵过后,下游因备货较多,库存下跌亦被动亏损的历史原因,今年下游节前后采购谨慎,基本维持低库存操作,导致春节前后需求的释放和17年有明显的差异。

聚烯烃节后表现弱势,后期价格演绎路径剖析

 
  其二,这几年市场套保商的加入,大大改变了以往下游的采购模式。聚烯烃在1609合约之后,期货叫现货长期维持较高的升水,吸引了大量的套保商参与至现货市场。经过将近2年的市场培育,下游的采购习惯正在发生一些明显的变化。以往下游多采用“买涨不买跌”的策略进行采购来优化自己的采购成本。而随着大量套保商的加入,即使是在上涨行情的过程中,因套保商基差定价的缘故,市场也会有低于代理商主流成本的“低价货”流入市场,大大拓宽了下游的采购渠道。

  另一方面,主流市场期待当中的通过期现锁流通性,期货拉升带动现货走高的情形并未出现,在此之前的几次的期现轮动行情当中,给市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同时也让其陷入了一定的思维惯性。忽略了期现轮动时候,库存的绝对水平高位情况下,走出期现正反馈的难度较大(需要极好的订单和利润下游才会有主动备货的可能),这是产业当中的又一变化。

聚烯烃节后表现弱势,后期价格演绎路径剖析

 

其三, 2010年开始,随着大量煤化工项目的落地和投产,煤化工产能迅速增加,从2011年的110万吨产能,增加至目前的900万吨左右,年均产能增速达到40%+,而在此期间,油化工增产寥寥,甚至14年之后,几无油化工投产,这一变化导致的结果是近几年春节期间积累的库存多集中在煤化工企业,而非油化工,然而当前市场主流拿到的库存仍然是以两油库存为主,年后需求虽有恢复,上游开始缓慢去库,但因煤化工和油化工相比的价格优势,使得库存的去化优先发生在了煤化工,而非市场主流可以看到的油化工,这样一来,使得市场情绪持续悲观,价格承压。

 
  其三, 2010年开始,随着大量煤化工项目的落地和投产,煤化工产能迅速增加,从2011年的110万吨产能,增加至目前的900万吨左右,年均产能增速达到40%+,而在此期间,油化工增产寥寥,甚至14年之后,几无油化工投产,这一变化导致的结果是近几年春节期间积累的库存多集中在煤化工企业,而非油化工,然而当前市场主流拿到的库存仍然是以两油库存为主,年后需求虽有恢复,上游开始缓慢去库,但因煤化工和油化工相比的价格优势,使得库存的去化优先发生在了煤化工,而非市场主流可以看到的油化工,这样一来,使得市场情绪持续悲观,价格承压。

其四,对于PE来讲,16~17年外盘均有大概500多万吨左右的装置投产,尤其是印度、中东等地的大量装置投产,16年下半年开始,这一影响开始逐步显现,17年装置的落地,也使得18年一季度的到港比以往更加集中,阶段性对市场货源的冲击更大,一季度PE进口体量远超预期,港口压力迟迟难以释放,对国内价格起到了明显的拖累作用。

 
  其四,对于PE来讲,16~17年外盘均有大概500多万吨左右的装置投产,尤其是印度、中东等地的大量装置投产,16年下半年开始,这一影响开始逐步显现,17年装置的落地,也使得18年一季度的到港比以往更加集中,阶段性对市场货源的冲击更大,一季度PE进口体量远超预期,港口压力迟迟难以释放,对国内价格起到了明显的拖累作用。

聚烯烃节后表现弱势,后期价格演绎路径剖析

 
  综上,以上是笔者认为18年春节前后主流市场产生预期差的主要原因,重庆时时彩开奖直播,另外,企业遭遇的招工难等因素也为节后市场的下跌推波助澜。那么行情运行至此,市场运行的主逻辑是否有发生改变,后市我们又该当如何应对?

  02

  短期交易的主要逻辑发生了切换

  1、前期逻辑:中上游去库缓慢&非标弱势施压产业链价格下跌

  清明之前,我们可以看到,因下游低库存操作,聚烯烃产业链库存积累至上游,上游以及代理被动承压,价格走了一波较为明显的跌势,其中LL因季节性旺季支撑,表现为抵抗式下跌,无旺季支撑的PP相比LL而言,跌势更加流畅。

落脚到品种内部,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波下跌过程中,不论是LL还是PP,其非标相较于标品而言,表现的更加弱势,对标品价格造成了明显的拖累。PE来看,其内部压力最大是LD,库存创近几年新高,LD从2017年7月份开始,供给增速开始以10%以上的增速迅速上行,最高达到疯狂的40%左右的表需增速,LD下游需求主要亦膜类需求为主,面对这样的供给增速,需求端难以及时跟进,价格跌幅远大于LL,LD-LL价差也从去年9月份的900逐步收窄至200附近,持续的低价对LL需求端造成了一定的替代,拖累了LL的价格。

 
  落脚到品种内部,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波下跌过程中,不论是LL还是PP,其非标相较于标品而言,表现的更加弱势,对标品价格造成了明显的拖累。PE来看,其内部压力最大是LD,库存创近几年新高,LD从2017年7月份开始,供给增速开始以10%以上的增速迅速上行,最高达到疯狂的40%左右的表需增速,LD下游需求主要亦膜类需求为主,面对这样的供给增速,需求端难以及时跟进,价格跌幅远大于LL,LD-LL价差也从去年9月份的900逐步收窄至200附近,持续的低价对LL需求端造成了一定的替代,拖累了LL的价格。

不同于LL,此波PP的竞争主要发生在供给端,PP装置生产品种多样,装置在品种间切换难度较低。在PP的品种当中,拉丝和共聚占比较大,PP装置也因二者的价差会经常发生一些切换,当共聚-拉丝价差持续低于500元/吨时,则共聚转产拉丝的动力就会增量,共聚端下游中约60%+是家电和汽车等需求,这部分需求和宏观关系较大。

 
  不同于LL,此波PP的竞争主要发生在供给端,PP装置生产品种多样,装置在品种间切换难度较低。在PP的品种当中,拉丝和共聚占比较大,PP装置也因二者的价差会经常发生一些切换,当共聚-拉丝价差持续低于500元/吨时,则共聚转产拉丝的动力就会增量,共聚端下游中约60%+是家电和汽车等需求,这部分需求和宏观关系较大。


标签: 剖析 路径 节后 弱势 烯烃 演绎